您所在位置 > 首页 > 科学研究 > 教材
论体育社会问题的社会控制
日期:2012-10-18 22:40:00  浏览量:172

论体育社会问题的社会控制

摘 要:运用归纳与演绎的方法,讨论社会控制的内涵,认为社会控制是相对于社会失范而言的,一切旨在防止社会失范并鼓励社会遵从的各种社会努力都是社会控制。从体育社会问题的内在控制和外在控制论述体育社会问题的控制,认为:体育社会问题的内在控制必须确立一套完整的关于体育行为的社会行为规范,通过各种手段将其内化到所有相关人员的价值观之中;体育社会问题的外在控制必须通过国家法律、法规等形式由政府机构实施。

  关键词: 体育社会问题;社会控制;控制机制;内在控制;外在控制   

  从理论上讲,体育社会问题属于社会问题范畴,因此,按照社会控制理论体育社会问题的社会控制从控制机制上可以分为内在社会控制和外在社会控制。内在控制机制是确立一套完整的关于体育行为的社会行为规范,然后通过各种手段将其内化到所有相关人员的价值观之中。外在社会控制机制是指通过各种外在于行为主体的正式和非正式的强制力量迫使行为主体放弃各种失范行为。本文从社会控制的内涵、社会问题的内在控制和社会问题的外在控制等方面讨论体育社会问题的社会控制问题。

  1 社会控制的内涵

  社会控制(social controls)是相对于社会失范而言的,一切旨在防止社会失范并鼓励社会遵从的各种社会努力都是社会控制。由于社会失范给社会带来各种损害,社会的各种力量就会通过各种努力来惩罚社会失范行为,并通过对遵从行为的奖赏来鼓励人们对社会规范的遵从,从而维护社会规范的作用。社会控制一般分为内在控制和外在控制2种类型。内在社会控制(internal social controls)是指将社会规范内化到人们的价值观中,从而使人们能够自制,从而遵从社会规范。外在社会控制(external social controls)是指运用各种正式和非正式的社会制约机制来促使人们遵从社会规范。外在的社会控制是外在强制力的运用,根据实施外在强制力的组织的不同性质分为非正式控制和正式控制。非正式控制主要通过那些没有正式权力进行控制的群体来实施,主要通过舆论压力、道德谴责等形式表现。正式控制则主要通过专门的社会机构来实现,它们都具有正式的权力来制裁社会失范行为。

  内在社会控制是对社会失范最有效的社会控制方法。由于它将社会规范内化于个人的价值观之中,成为他们在社会实践中的准则;所以,即使没有外在制约力的控制,面对那些不合社会规范的行为他们也会自发的抵制。在这种情况下,那些社会失范行为会让他们感觉到自责、负罪感和违背良心,自然就会放弃失范行为。当然,内在社会控制也有其局限,那就是完全的内化在现实中很难实现,所以希望完全依靠内在社会控制机制来消除社会失范行为是不现实的,而必须有外在社会控制机制来制止那些没有完全内化的人们的社会失范行为。

  非正式的外在社会控制机制是当某人出现社会失范行为,其身边的人就表现出消极的态度,以此来给行为人制造社会压力,从而迫使其放弃失范行为。初级群体是实施非正式社会控制的主要群体,父母、兄弟、亲密朋友等人的反应对人们的影响是巨大的。人们常常会为了不失去他们的感情而放弃失范行为的冲动。非正式控制有时是有效的,但是往往也是有限的;因为初级群体的人们往往会为了保护与失范行为人的感情而消减制裁的愿望和能力。

  非正式制裁的不确定性和随意性促使社会产生了专门负责制裁人们失范行为的专门组织和职位,例如警察、法院、监狱等,它们根据相应的法律法规来制裁那些失范行为。这些组织和职位的个人感情色彩很淡,使得他们的控制行为更加客观,但是这种控制机制也有很大的不足。其最大缺陷就是需要巨大的社会成本,发现、调查和审讯各种失范行为等需要大量的成本;这些组织根本无法去发现所有的社会失范行为,造成很多的失范行为可以逃脱制裁;这种控制是事后控制,各种失范行为往往已经产生了巨大的损失和社会破坏。

  在认识各种体育社会问题的社会控制机制时,必须清楚这些社会控制机制所能解决的只是那些行为失范性的体育社会问题,而对于那些结构性体育社会问题是无能为力的。解决结构性体育社会问题的方法必须通过社会结构的调整来实现。

  2 体育社会问题的内在控制

  体育社会问题的内在控制机制是首先确立一套完整的关于体育行为的社会行为规范,然后通过各种手段将其内化到所有相关人员的价值观之中。内化了社会行为规范的人们自主地抵制各种失范行为,从而将各种失范行为扼杀在意识中而不会在社会实践中出现。显而易见,它是对行为失范性体育社会问题的控制。

  每一个稳定的社会中都有一套完整的社会行为规范以规范人们的各种行为。这一套社会行为规范反映了在当时的社会结构和利益格局的情况下各个相关利益群体之间的斗争和妥协,是各个利益群体的博弈均衡。一旦社会行为规范确定就会比较持续、稳定地在社会中发挥作用。只有在社会结构和利益格局出现巨大变化,现有的社会行为规范才会失去效力,从而建立一套适应新的社会结构和利益格局的社会行为规范。在其建立过程中,由于各个利益群体之间的斗争,社会行为规范常常会出现断裂。这种断裂表现为有时对于某些社会行为没有规范的制约,而有时对于某些社会行为却有几种互相矛盾的行为规范的制约,从而使身处其中的人们无所适从。目前我国就处于利益结构大调整的时期,在很多方面都缺乏被人们广泛接受的行为规范。比如我国的“黑哨现象”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由于我国在关于裁判的行为上缺乏规范的制约。球迷失范行为也是如此,在球迷之间还缺乏一套被他们广泛接受的行为规范,还没有成形的球迷文化。这些问题都是出现在我国市场化比较全面的领域,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计划经济社会的利益结构。在计划经济时代发挥作用的行为规范被抛弃,但是新的行为规范却没有有效建立起来,从而出现了这些问题。要控制这些社会问题,就必须首先建立一套完整的被身处其中的人们所接受的行为规范以使他们建立行为的标准,从而通过内化这些行为规范使自身具有抵制那些失范行为的免疫力。

内在控制机制能否产生效果的关键就在于能否将社会规范内化到人们的价值观之中。人们的成长过程就是一个不断社会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不断从社会中学习各种知识和规范,并逐渐形成自己的价值观。内化的机制就是通过各种社会手段,包括学校教育、初级群体的示范、新闻媒体的引导等将社会行为规范融入人们的价值观之中,但是由于社会环境的复杂性,使得人们的社会化过程与群体和社会的期望有偏差。不完全的社会化使人们的价值观有缺陷,这就会造成人们面对相应的失范行为时缺乏自我调控能力。

  通过内在控制机制控制体育社会问题的重点就是严密控制相关人员的社会化过程,使他们能完全地将各种相关的行为规范内化,从而达到内在控制体育社会问题的目的。在这个过程中,要重视学校教育发挥的作用,将他们首先培养成一群具有完全人格的人,形成正确的是非价值判断能力。对于兴奋剂问题,就要在学习过程中向他们传输这样的理念:成功固然是我们努力争取的目标,但是在争取成功的过程中必须要遵守公平竞争的原则,通过不公平的手段获得的成功是可耻的、违反道德的。运动员一旦具备了这种价值观,他们就会对使用兴奋剂来提高成绩的行为感到反感,有违自己的“良心”,从而抵制使用兴奋剂。发生在运动员身上的各种场内场外的失范行为都是其人格没有发展完全的表现,这与他们所受的学校教育有很大的关系。由于运动员在性格上更加外向、好动,往往从小就被认为是“坏学生”,他们的教师也往往会放弃对他们的教育,使他们从小在人格发展上就存在缺陷。如果在这些运动员的人格成长过程中获得更好的教育引导,树立他们健康的人格,使他们对自己的行为有更多的自我控制能力,那么关于他们的各种失范行为也必然减少甚至消失。

  在社会化过程中更为重要的一种手段是社会学习。在人的价值观形成过程中社会环境影响往往更为关键,他们通过观察周围人群的行为和言语以及与这些人群之间的互动来建构自己的价值判断标准。事实证明各种价值观中的缺陷往往产生于这种学习过程中。如前所述,很多运动队中都有亚文化,他们宣扬攻击、贬低女性、排斥不同种族的人(比如篮球项目排斥白人、冰球项目排斥黑人、管理层排斥黑人),在这种环境下就很容易产生暴力、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等问题。同时初级群体的影响也很重要,父母、亲密朋友的行为都会对正在成长中的运动员产生影响;所以改造运动队亚文化的不良因素是必需的,使运动队成为一个传播正确行为规范的场所,同时成为一个不同性别、不同种族的人们之间互动交流的平台,让他们在互动交流中树立性别平等、种族平等的信念。

  3 体育社会问题的外在控制

  通过外在强制措施解决体育社会问题是指通过各种外在于行为主体的正式和非正式的强制力量迫使行为主体放弃各种失范行为。根据强制力量的来源分为正式和非正式控制。正式控制其强制力量来源于国家政权,通过法律、法规等形式由政府的正式机构实施。非正式控制的强制力量来源于社会群体,通过劝诱、批评等日常互动方式对越轨者产生社会压力,从而迫使其放弃越轨行为。与行为者关系密切或者与其有直接互动的人是主要的实施者。

  具有完备的法律、法规是正式外在控制机制发挥作用的前提条件。只有首先做到有法可依才能达到违法必究。从反兴奋剂的历史中可以发现有着很长的一段时间由于没有规定不能使用兴奋剂,造成有违公平竞赛原则的使用兴奋剂行为泛滥。即使在明确反对使用兴奋剂之后,还是出现由于没有对某些兴奋剂列入禁药范围而无法对使用这些兴奋剂的人进行处罚的情况。在我国的裁判黑哨问题上也出现了法律缺失的情况。在“龚建平事件”中,由于我国没有专门针对裁判黑哨行为的法律规定,造成在对其定罪时出现较大争议,所以运用正式外在控制机制的首要任务就是设立专门的机构并制定完整明确的规定。

  有法可依之后就必须要做到有法必依和执法必严。对于任何违法规定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决不姑息养奸。这是正式外在控制机制能否发挥作用的关键,但这也往往是各个相关部门最难以做到的一点。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除了相关部门的各种主观原因之外,客观上执法过程需要花费大量的成本。由于执法成本的制约,很多部门只能采用各种变通行为履行自己的职责。这一点在反兴奋剂行为中表现得最为明显。由于兴奋剂检测需要大量的资金,反兴奋剂机构的资金并不足以使其可以对每一位运动员进行全面检测,而只能使用抽查的方式,这就助长了某些运动员的侥幸心理。同时在球迷骚乱中由于需要大量的人力来控制人数众多的球迷,不可能做到对每一个球迷的行为进行完全的监控,这就使某些球迷认为可以乘着混乱的局势做些违法的事情而不会被发现,从而造成更大的混乱。其他机构也会遇到相似的问题,比如:裁判黑哨、种族歧视、性别歧视等。而要解决资源短缺的问题,有2个思路:一是增加相关部门可以使用的资源;二是降低执法的成本。相对应的在解决正式外在控制执行过程中的成本制约问题,有2个解决途径:一是增加各个部门的经费和人力预算,二是降低发现失范行为的成本。

  对于反兴奋剂问题,首先是要增加各级反兴奋剂机构的资金支持和相关技术人员,保证他们可以对更多的运动员进行更多次的兴奋剂检测。同时不断提高兴奋剂检测的科学技术水平,降低每次兴奋剂检测所需的费用,从而使同样的经费可以进行更多次的检测。对于球迷骚乱问题,首先要在比赛场地内和周边地区增加大量的警力和治安人员,以便突发事件发生时可以有足够的人力去解决。另一方面要使用各种措施避免大量球迷聚集在一起,从而降低球迷发生骚乱的概率。最常见的措施就是各个看台之间互相隔离;支持不同球队的球迷之间互相隔离;在每一个看台都布置保安人员;设立多个出口,快速将大量的球迷疏散到不同区域。这些措施的目的就是将球迷分隔成许多相对独立、人数有限的群体,从而可以控制骚乱发生的概率和范围。

  非正式控制机制的最大优势就在于其执行成本的低廉,这也正是在目前存在大量的正式控制的同时还要强调非正式控制的原因所在。由于非正式控制利用的是人们之间日常生活中的互动,不需要专门的机构和人员,不需要专门的经费去发现各种越轨行为。人们在工作和生活中的很多行为都会暴露在其他人的面前,即使是个人私密的行为,身边的亲朋好友也有可能从他们的神情、活动中得到线索,所以初级群体在发现个人的失范行为方面具有先天的优势。特别是在我国,人们更加重视与家庭成员和亲密朋友之间的感情和互动,所以个人在这些群体中更加透明,其失范行为更加容易被发现;但是,非正式控制的一个致命问题就是对失范行为的制裁有着很大的随意性和主观性,并不是每一个被发现的失范行为都会受到同样的反应措施,一切会随着事件、地点、环境和人而改变。同样对于运动员使用兴奋剂,有的教练员会立即予以制止,而有的教练员则可能会默认其行为。这是由非正式控制的作用机制所决定的。非正式控制的结果取决于失范者与发现者之间的互动,发现者既可以制止也可以放纵甚至成为帮凶,而失范者也可以继续进行失范行为或者为了挽回与发现者之间的感情而放弃失范行为。失范者和发现者会采取哪种行动是不确定的,这与他们个人的人格、相互之间的感情等多种因素相关。在我国,大多数的发现者会采用包庇、放纵,甚至暗中帮助等方式。事实上我国古代就有“亲亲相隐”的传统。“亲亲相隐”是指法律允许亲属间相互隐罪而不追究或减轻其刑事责任的规定。这项规定源自孔子“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的思想。发展到现代社会,虽然我国的现行《刑法》中有关于“包庇罪”的条款,但是存在于社会中的文化传统并没有消失。现实中可以发现大量的父母、亲友在发现亲人做出失范行为时为了保护他们而包庇他们的行为。在这种社会环境中,要解决兴奋剂、运动员行为失范、裁判黑哨、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等问题是不能完全依靠非正式控制机制的,但这并不表示非正式控制机制没有作用,它可以起到对正式控制的辅助作用,实际过程中应当充分发挥它在社会控制中的作用。

4 结束语

  从内在社会控制和外在社会控制对体育社会问题的社会控制进行讨论和阐述,只是为了认识和研究体育社会问题的社会控制方面所进行的一种理论上区分,并不是说这种理论上的认识和理论上区分在实际的体育社会问题控制中一定要按照内在社会控制和外在社会控制教条机械地照抄照做,对实际体育社会问题的控制和解决,应当视具体的体育社会问题,灵活地运用内在社会控制和外在社会控制,或双管齐下兼而用之,或有所侧重,具体问题具体对待,这样才能在体育社会问题的社会控制上取得良好的效果。

  参考文献:

  [1]Vincent N P,John S,Ardyth S.当代社会问题[M].周兵,单弘,蔡翔,译.北京:华夏出版社,2002:6-7.

  [2]《社会学概论》编写组.社会学概论[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 1984.

  [3]米尔斯.社会学的想象力[M].陈强,张永强,译.北京:三联书店,2001:6-7.

  [4]冯钢.社会学[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04:196.

  [5]孙立平.失衡:断裂社会的运作逻辑[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

  [6]国家体育总局.中国群众体育现状调查[M].北京:国家体育总局,2002.

  [7]杜利军,倪同云.中西方大众体育比较研究[M].北京: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2000.

  [8]钟建伟.转型时期我国城市社区权力网络及其对社区体育建构的影响:以北京市T社区为案例的研究[EB/OL].(2010-02-05)[2010-02-05].www.sportinfo.net.cn/kyfw/ktcg02003.doc.

  [9]任海,王凯珍,肖淑红,等.社会经济条件变革下的中国体育改革[J].天津体育学院学报,2001,16(2):1-5.

  [10]倪同云,林显鹏,陈琳,等.我国基层群众体育管理体制及其运行机制的研究[J].中国体育科技,2003,39(1):1-6.

  [11]陈林祥.我国优秀运动员退役安置的现状及对策研究[J].体育科学,2004,24(5):8-11.

  [12]谈皖宁.举国体制下职业运动员文化素质资本获得的困境与出路[J].成都体育学院学报,2001,27(6):27-29.

  [13]雅典奥运会兴奋剂案例综述.中国奥委会反兴奋剂委员会官方网站[EB/OL].[2010-01-10].http://www.cocadc.cn/chinese/sanji/sj01.php?id=3265 .

  [14]科克利.体育社会学-议题与争议[M].管兵,等译.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3:529-520.

  [15]雷鸣.美国运动员的家庭暴力[J].中国体育科技,1996(4):31-33.

  [16]陈博.司法介入职业足球裁判“黑哨”的两个焦点问题[J].体育学刊,2003(6):33-36.

  [17]李海,马国凯.我国足球裁判管理现状与对策研究[J].天津体育学院学报,2003(1):67-69.

  [18]马忠臣.足球裁判受贿行为的犯罪心理学分析[J].体育科研,2003(5):22-24.

  [19]朱允卫.足球“黑哨”与俱乐部寻租行为的分析[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03(5):591-593.

  [20]韩开成,王健.职业联赛中裁判“黑哨”行为的经济学分析与制度防范[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05(2):155-157.

  [21]王广虎,王健,霍红.弱势群体参与全民健身的现状调查与对策[M].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2005.

  [22]仇军,李恺宪,孙葆洁.运动竞赛中球迷行为越轨成因与防范对策[J].体育科学,2004(12):9-23.

  [23]仇军.大众体育中的公民权利与政府作为[J].体育科学,2003(6):58-61.

  [24]刘德佩.体育社会学[M].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1990.

  [25]徐隆瑞,梁向阳.体育社会学[M].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1990.

  [26]黄捷荣,李泽润.体育社会学[M].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1990.

  [27]吕树庭,卢元镇.体育社会学教程[M].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1995.

  [28]卢元镇.中国体育社会学[M].北京: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1996.

  [29]毛秀珠.体育社会学[M].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1997.

  [30]Trulson.Marital arts training:a novel “cure” or juvenile delinquency[J].Human Relations,1986,39(12):1134-1140.

  [31]Curry.Fraternal bounding in the locker room:A profeminist analysis of talk about competition and women[J].Sociology of Sport Journal,1991,8(2):119-135.

  [32]Sanday.Fraternity gang rapes:sex,brotherhood,and privilege on campus[M].New York: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1990.

  [33]Smelser Neil.Theory of collective Behavior[M].New York:Free Press,1962.

  [34]Jay Coakley,Eric Dunning.Handbook of Sport Study[M].London.Sage,2000:385.

  [35]Marsh,Rosser,Harre.The Rules of Disorder[M].London.Routledge&Kegan Paul,1978.

  [36]Shropshire.In black and white:Race and sports in America[M].New York: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1996.

  [37]仇军,钟建伟.论体育社会问题[J].首都体育学院学报,2009(6):641-650.